悠悠慢行古村落

[复制链接]
查看6921 | 回复0 | 2021-3-10 11:0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陈峭美景 叶罗彪 摄

陈峭美景 叶罗彪 摄
陈峭美景 叶罗彪 摄
  □ 林慕斌  

  不知哪年月,地处海拔936米的周宁县陈峭村,成了旅游休闲胜地。身边的朋友、同事纷纷出动,饱赏风景,尽兴而归,晒美照,发美文,抒心怀。我不算旅行达人,但出游玩乐也是喜欢而且踊跃的,可不知何因,陈峭村,我却是个迟迟来到者。

  2020年夏季,高温持续不断,于是想到去人们所描述的人间仙境,天然氧吧——陈峭,赏一路风光,吸一口清凉,消除身上的暑气。

  我们的车子上高速、穿隧道,下高速,再沿着弯弯曲曲的乡镇公路,途经竹下村、李墩、贡川村、礼门乡……慢慢驶向高山深处。天空辽远,群山叠翠,车子如一只甲虫在茫茫绿海中爬行。行驶近三个小时,到达陈峭古村落。

  已是近午,推开车门,太阳在头顶热情迎候,明媚耀眼,天与地似乎离得很近。朵朵白云,悠然地在山边,在树梢,在屋檐下闲逛、逗留,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一朵藏入心怀。山风拂面,清新凉爽,唤醒我全部的感官,数十日来浑沌晕乎的状态一下子变得清醒,旅途疲劳也顿消。

  这个被青山温柔环抱的村落,数十幢老宅,土墙青瓦,古朴厚实,高低错落,静静地讲述着久远的故事。据说村里有九百多人口,而真正常住的不到一百人,且多是老人。穿行在村中供二人并行的小巷,见房前屋后堆放着烧火做饭的木柴、做扫把的干芦苇以及农作工具。村民种植的空心菜、丝瓜、苦瓜等蔬菜,翠色油亮,花儿绽放,藤蔓悠悠,瓜果高挂。围栏里养的鸡鸭,叽叽喳喳、咿咿呀呀唱着歌。风水池中鱼儿闲游欢跃。横竖在断垣残墙的木架上晒着豆荚、青菜干。房屋里飘出米饭的香气……这是老家的味道,直沁心脾。走走,停停,看看,不到半个小时,踏遍整个村子。

  此刻,蝉声清脆悦耳,此起彼伏,山鸣谷应。无数蜻蜓在空中飞舞,忽高忽低,像一群快乐的孩子。村道旁就有农家乐和民宿,于是,吃了清爽可口的农家饭后,便入住一家民宿。

  朋友得知我到陈峭,告诉我一定要到聚仙阁看日出日落。午后,骄阳高照,户外炎热,三点过后,我们才慢悠悠地上山,大约二十分钟,便登上聚仙阁。放眼四望,群山连绵,波澜起伏,这般壮美令心中豁然开阔,愉悦满怀。夏天孩儿脸,说变就变,转眼间,太阳躲进云里,从南面远山后隆起团团乌云。很快,狂风携着骤雨,急匆匆地向西北方向逼近,云雾翻滚着,追逐着,迅速铺展开来,瞬间,遮住了远近峰峦。暴雨哗啦啦,倾盆而下,聚仙阁屋檐雨水如帘。山雨来,风满楼,令人震惊,也畅爽透彻,荡涤心灵。

  雷雨去了又来,浓雾缠绵不舍,我们停歇在聚仙阁,真有腾云驾雾之感。山中的石将军、金钟扑地以及与屏南隔水相望的鸳鸯溪等景点,也被雨雾紧锁,无法观赏。等候近一个小时,依然不见雨停,看不到日落景观,只好下山。

  已是傍晚时分,雨停,走在村道上,一阵略带湿润的清风吹来,寒意丝丝,仿佛一下子步入深秋。天边出现一抹红霞,如一团燃烧的火,映照山野,也映红我们的脸,才意识到夏日依旧。绚烂多姿的火烧云,把我们带回天真无邪的童年,那一群仰躺在稻草堆上看晚霞的发小们,如今还好吗?

  高山上的夜来得特别快,霞光消失,夜幕立即笼罩静卧在山坳里的村子。灯火次第亮起,在黑沉如墨的大山中,显得很微弱。抬头望,夜空深邃、纯净,星星一颗,两颗,三颗……跳跃着,闪着银光。我仔细地找着,数着,亦如年少,每看到一颗星星,心里就一阵欢喜,这感觉真好!要不是担心山风吹久了,着凉感冒,我还会看个够,数个没完。回屋准备休息,顿觉所有声响都被沉沉夜魔收去,山村出奇地安静,除了我们一家人言语,一切都仿佛封闭、凝固了。耳畔隐约响起前苏联歌曲:“田野静悄悄,四处没有声响,只有忧郁的人儿,他把我遗忘……”啊,对我们而言,没有曲子中的忧伤,而是远离喧嚣、燥热,沉醉在静谧,忘我,近乎消失的惬意和畅快中。

  第二天晨起,推开窗门,见村子还是一片迷蒙,住宿旁边早餐小店的女主人开始忙碌,几个老人静坐着,呼吸新鲜空气,尽享清晨闲适时光。一些外地游人已兴致勃勃地端着相机上山拍日出,我们也紧跟其后。再次登上聚仙阁,依然见水汽氤氲罩山峦,太阳时不时从翻涌的云海中探出头,很快又躲藏起来,紧接着,又是水墨般流泻,渲染出灰白而灵动的巨画。我们又等了近一个小时,日光下陈峭的美姿仍藏而不露,恰如一个深山闺秀,神秘得让人遐思无限。

  因为还想去常源古村落、九龙漈自然景区走走,我们只好带着意犹未尽的激情和高山馈赠的清凉下山。

  陈峭天然美景,将长留在我朦胧的梦境里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用户

本版积分规则